行业新闻
  • 中国出版商“走出去”的潜在机遇
  • 来源:2016年01月05日 出版商务周报打印收藏
  •   编者按:中国出版“走出去”不仅需要谋求与英美及其他大型西欧市场出版巨头的合作和交易关系,更需要将视野拓展至全球,特别是那些出版业正在蓬勃发展的国家和地区。

      2015年秋季,许多国际出版报告均表示,众多中国出版商正在积极寻求“走出去”,但他们除了需要与那些在英美及其他大型西欧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出版巨头合作交易外,还应该将视野扩大至其他国家和地区。

      新兴出版市场印度

      尼尔森公司综合性报告显示出了印度市场的巨大潜力。报告估计,印度图书市场规模约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它的市场潜力甚至超越了法国和英国并挑战着德国。不论中国的生育政策做出什么改变,印度在未来的20年将会取代中国成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尽管印度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远低于中国,但印度中产阶级的比例大且正不断扩大。

      该报告还显示,印度的语言和地理等方面的图书出版是一个高度分散的市场,同时也是有吸引力的。一些国际出版巨头都寻求在那里拓展业务,如企鹅兰登书屋、培生、哈珀·柯林斯和阿歇特等,他们还在当地与牛津大学出版社等一些其他出版商有非常紧密的合作,并用英语、海地语以及其他小语种出版书籍。在印度图书市场中,英语书籍占销售总额的55%,海地语占35%。超过90%的专业书籍和三分之二左右的教育书籍是用英语出版的,但超过一半的小说用海地语和其他印度语言出版。印度现在是全球最大的英语图书出版市场之一。

      印度大约有9000个活跃的出版商,其中大部分都对教育市场感兴趣。印度出版业中增长最突出的领域也是教育。在过去7年中,印度教材教辅的销售额翻了三倍,达到28亿美元,高等教育销售额翻了四倍,达到8.49亿美元。2万多个图书零售商中,大部分在进行教材教辅销售,有大约1800个销售网点。在印度,图书也会通过展会、俱乐部以及日益发达的网络渠道销售。如今,图书销售已经在印度的电子商务业中占有15%的比例。印度的电子书市场发展较为缓慢,专业类图书在数字领域打下了较为牢固的根基。

      数据显示,印度的图书进口在以20%的速度增长,印度出版商正在积极购买图书版权。与此同时,与中国出版商类似,印度图书市场也在被同样的问题所困扰:在一个面积广大、人口众多的大市场中,面临着发行成本高、信贷周期长、缺少投资和政府支持,以及盗版严重等问题。英国出版业始终在与印度出版商以及印度的执法机构密切合作,打击并销毁盗版图书。

      尼尔森公司目前正在印度运行他们的持续销售监控服务,即BookScan。他们最近出版的印度图书市场报告售价1000美元。关于市场的更多信息可以在两家主要的针对图书行业的贸易机构获取。在印度,出版商和书商协会联合会是其重要的国家贸易机构,它由13个区域出版商和书商协会以及一些其他关于图书和阅读的推广机构组成;而印度出版商协会主要是由大型国际出版集团的当地分公司组成。

      如上所述,对于出版商而言,印度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巨大市场,也是全球最大的英语市场之一,潜藏着无限商机,为中国图书“走出去”提供了机遇。2016年1月9-17日,中国将在印度新德里世界书展中作为主宾国参展,对于那些迫切需要突破国界“走出去”的中国出版商而言,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打开印度市场的机遇。

      出版繁荣的澳大利亚

      另外一个中国出版商应该考虑的英语图书市场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国土面积居世界第六,比印度要大,然而与印度的11亿人口相比,澳大利亚仅有2400万人,大多数人生活在沿海的几个城市。但澳大利亚是一个富足的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4.66万美元,国民识字率几乎达到100%。

      虽然2008年的金融危机并未对澳大利亚造成过多的影响,但其出版业仍有一些波动。澳大利亚纸质书销售额在2010年达到顶峰,其中零售额达到13亿澳元(约61亿元人民币);但2013年,这一数据下降到9.17亿澳元,销量约5400万册;而在2014年又有所反弹,销售额回升至9.37亿澳元,销量约5540万册。另外,数字出版占澳大利亚出版业总收入的20%左右。

      2014年全年,澳大利亚的3815个出版单位共出版了20877部新书。除了一些强大的本地出版社,不少英美大型出版集团都在澳大利亚占有一席之地。澳大利亚TOP24的出版机构中,每一家都推出了百余种图书,有175家出版商的新书量约在10-100种。2290家出版商只出版了一种新书,并且极有可能是通过自出版形式推出的。纸质书仍然占有主导地位,新书中的54%是平装书,8%是精装书。但平装书和精装书占比较2008年的64%和13%有所下降,而电子书在同一时期从4%上升至20%。

      尼尔森BookScan在澳大利亚的持续销售数据监控报告将2014年澳大利亚图书销售情况进行了分类,其中成人非虚构类图书占比为44%,虚构类占比为24%,童书占比达到31%。在澳大利亚约有1000个图书零售点,除了连锁店、百货店、超市和折扣店外,独立销售占实体书销售的三分之一。在各类电商渠道中,亚马逊仍然占据着主要地位。

      澳大利亚出版商在版权的引进和输出方面非常积极。就引进而言,英美的英语图书版权仍然是澳大利亚书商最为看重的,近些年来,德国、中国和韩国也越发成为他们瞄准的重要市场,澳大利亚书商对中国图书的版权兴趣正在日益增大。另外,澳大利亚现已成为中国留学生的主要考量对象,澳大利亚也越来越多地把自己视为亚太地区的一部分,而非欧洲的一个远方前哨,国民学习汉语的兴趣越来越大,目前,那里已有13所孔子学院,开设了35个孔子课堂。

      此外,各种文学节日和图书奖项是澳大利亚文学盛况的一种有力证明。澳大利亚出版商在所有的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也都有非常活跃的表现。澳大利亚还有一个活跃的小出版商团体(The Small Press Network),他们生产创新的产品,并且有自己的网站。

      不一样的英国市场

      最后,英国图书市场特殊的一面也许会引起中国出版商的注意。人们普遍注意的是英国知名的出版巨头,在英国图书出版领域,超过四分之三的价值是由出版商协会的100家大型出版机构创造的;然而在英国,还有一个组织代表了许多中小型出版商——独立出版商协会(IPG) ,由约600余家出版机构组成。还有一些出版机构重叠属于两个协会,但IPG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主体,它有自己的年度会议,在国际图书博览会中有集体代表。仅2015年IPG的成员单位就获得了一些顶尖的英国出版奖,特别是曾被许多出版社拒绝过的作者马龙·詹姆斯,夺得了英国最高文学奖布克奖。

      不久前,尼尔森的一项独立出版调查结果显示,英国中小型出版商绝大多数都对出版业的前景感到非常乐观。他们能够越来越好地与大型零售商互动,并参与到数字出版当中,尽管目前他们当中有将近四分之一尚未进入数字出版领域。这些中小型出版商善于向一些老顾客直接销售图书,但他们也存在一些问题和缺点,最主要的就是受到英国公共图书馆支出削减的严重影响。与大型出版商相比,他们更依赖于英国国内市场,国内销售约占其销售额的70%;同时他们也更依赖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但总而言之,这部分英国中小型出版机构都是有创意的出版商,他们很可能会对中国新的潜在合作伙伴做出积极的回应。

      本文仅梳理了中国出版商在“走出去”方面的单个潜在市场,国际出版市场巨大,且瞬息万变,没有谁可以走遍每一个角落去了解出版的最新动态,也许通过一些国际出版论坛和网站,可以窥知更多的国际出版资讯,帮助出版商做出更好的判断。

  • 发布日期:2016-01-05 共3476 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