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 少儿出版机构如何在版权引进与输出中突围?
  • 来源:2017年10月16日 出版商务网打印收藏
  •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少儿图书出版正在经历一个繁荣发展的黄金阶段。在全国580多家出版社中,约550家参与出版少儿图书,其中中小型少儿出版社占比较大,还有相当多的非专业少儿出版机构纷纷涉足这一领域。少儿图书市场一片繁荣,不仅本版原创作品发展迅猛,引进版图书更是引起了出版机构和读者的关注。2014-2016年引进版少儿图书市场码洋比重和动销品种均呈上升趋势,2014年引进版少儿图书码洋比重占总体少儿市场的34.13%,到2016年比重上升到41.20%。与此同时,动销品种数也呈稳步上升趋势,在2014年动销的近19万种少儿类图书中,引进版图书的比重占到26.46%,到2016年,少儿类图书的动销品种超过了24万种,其中引进版图书品种数占比近30%。

        由此可见,中小型少儿出版机构如要在这场激烈的竞争中立足、生存、发展、突围,做好版权的引进与输出是重中之重。

        做好参加国际书展前的准备工作

        与国内大大小小的书展、订货会相比,有一些具备版权交易功能的国际型书展,对于各出版机构国际化布局有重要价值,其主要作用和意义就是“版权”,即出版机构借助参展契机,尽可能发现并引进国外优秀作品,推介并输出自己的作品,同时利用展会平台结识全球优秀出版人和出版机构。

        世界四大综合性国际书展



        在各类版权交易的书展上,版权方与出版方会有半小时会谈的约定。这半小时很可能关乎出版方是否能以最优(最低)版税抢得最优版权。做足功课、充分调研、做到心中有数,才能发挥参展会谈半小时的最高效率。为何这样说?

        两大国际童书展



        首先,会展期间版权方会展示已授权样书、可授权样书以及宣传样书于展架。尽管出版机构展会前做足功课,将可授权的、有意向的图书电子文件审读了一遍又一遍,市场调研做得详尽又详尽,但图书制作出来后的效果只有看到样书那一刻才是最直观的,尤其是一些有特殊工艺的童书。

        其次,版权方为将参展作用最大化,很可能会在会展期间新增一些之前未能确定版权授权时间的新样书,其中很可能就有未来的畅销书、长销书。

        再次,半小时的会谈时间里,翻看样书、浏览新书、快速做出版权取舍决定、可授权方式的谈判、给版权方报价,这一系列工作让这半小时的时间尤为紧张

        另外,有关版权授权的内容、方式以及授权费等问题,最适宜面谈。优秀图书的版权会引得多家出版方竞相提价,若出版方在会谈时就能商定拍板,也就能顺利避开会展后多家出版方竞价的阶段,以最优的版权费获得最理想的图书版权。

        善于在版权贸易中抓住机会

        在少儿图书的版权引进与输出中,各家出版机构之间的竞争实际是对稀缺资源的竞争,竞争的代价就是出版商要付出比正常状况高出多倍的预付金,承担出版后未能达到预期销量的风险。在图书市场上畅销不衰的图书,有的在出版之前就是各家出版社争抢的目标。在2016年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笔者就已经看到将于2017年、甚至是2018年出版的图书书目了,这部分图书的出版风险其实已经转移到了版权引进方。这类图书版权对于中小型出版机构来说并没有竞争优势。

        另外,具有较大出版规模、拥有成系列产品的国外出版商在版权输出时,已优先与国内大型少儿出版社达成合作,比如阿歇特、企鹅兰登书屋;或将版权统一委托给国内较大的版权代理商,比如EGMONT和WALKER。前者使得中小型少儿出版机构毫无优先权,只能消化大型少儿出版社“吃剩下的”;后者则因增加经手方,增加了出版成本且使条件越发严苛。

        尊重市场规律的企业要按照商业机制来做决策。避免恶性竞争,方能规避出版风险。在小中信目前引进的版权中,版税最高的书是《小兔子睡不着》,两三万美元的价格换得近20万册的销量,这样的报价是在理性并科学地综合考虑投入与产出比后提出的。参与者增多,竞争愈加激烈,造成版税不断提高。但业内一些所谓高达15%的版税率、动辄10万美金的报价,纯属谣言与噱头。

        那么,既没有任何的竞争优势,又不能参与恶性竞争,中小型少儿出版机构的机会在哪里?其实,机会是均等的,它只留给有心、有充分准备、练就“火眼金睛”的人。

        以“罗尔德·达尔作品典藏”系列为例,起初并没有很多人认识到其价值,出版者在获得授权时没有付出太高的成本。该系列图书出版后,却成为持久畅销的热门书。

        我国版权贸易活动起步较晚。由于版权贸易的复杂性、跨行业等特点,对从业人员素质的要求也比较高。从事版权贸易工作,须具备全方位的知识体系,除应掌握法律、语言等工具性知识外;还应当熟悉市场,具备敏锐的判断能力以便及时准确地把握市场动向;此外,还应兼具大型宣传的策划组织能力,以及一定的文化修养与良好的沟通能力。

        中小型少儿出版机构在版权的引进与输出中,不可避免地会与版权代理公司接触。版权代理作为我国的新兴行业,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因而从业人员数量不多,素质参差不齐。

        中小型少儿出版机构在版权的引进与输出中,需要规避版权代理中的一些不规范行为,尽最大能力维护出版社的利益,避免行业内的不健康竞争。比如,依据国际惯例,版权代理费由版权方承担,而不是像某些不规范的版权代理公司所提出的版权方、出版方同时承担;版权代理从业人员为提升个人业绩,使多家报价出版社没有时间限定地不断竞价,产生恶性竞争;版权代理公司拖延结案时间,损害出版方的利益等。

        广泛借助版权交易平台

        10多年前,众多少儿出版社的“当家”产品中引进版和公版书占比较大,几乎没有原创图书。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2016年,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更是为蓬勃发展的中国儿童文学、为原创力量注入一剂“强心剂”。

        在此基础上,已经有许多大型专业少儿社在“走出去”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如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浙少社”)、接力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等都已经在境外收购或成立分公司、分社。2016年浙少社收购澳大利亚新前沿出版社,2017年浙少社在英国伦敦注册新前沿欧洲公司。今年9月斯里兰卡科伦坡国际书展期间,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60本新书输出斯里兰卡。活动期间,斯里兰卡的孩子们表演了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老师的经典童话《红鞋子》《桥那边》等4部绘本剧。近年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关注给了中国出版机构一个难得的“走出去”的契机。

        2018年中国将以主宾国身份亮相第55届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主宾国活动将包含三个方面,一是书展本身,展位面积将增加至600平方米;二是将有350平方米的面积用来举办插画展,届时将面向全球征集华人华侨创作的插画作品;三是举办相关文化活动。届时,中国展团预计实现版权输出700项以上。借鉴优秀少儿出版社的成功经验,借助版权交易平台,以国际书展为契机,坚持少儿出版“走出去”的战略,这是中小型少儿出版机构需要坚持的发展方向。(本文编辑:余若歆)

  • 发布日期:2017-10-16 共1270 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