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 出版融合发展环境下,培养新型编辑是关键
  • 来源:2018年3月13日 出版商务周报打印收藏
  •     3月4日,“2018出版融合创新研讨会”在湖北武汉成功举办。本次研讨会上一大亮点议程是“2018出版融合发展趋势”圆桌论坛,论坛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简称“(武汉)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武汉理工数字传播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数传集团”)总裁白立华主持,主要探讨了“2017年最大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如何看待传统出版和融合出版的关系”“如何给编辑赋能”三个问题。

        融合发展,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在“2017年最大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主题研讨环节,各社代表分别从不同的维度和切入点分析和总结了他们2017年的感触。总体看来,各社有一个共同的观点——融合发展大势,对出版业而言,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机遇方面,技术进步、业态成熟,需求增多,融合发展的可操作性日渐提升。首先是技术进步,变不可能为可能。中国青年出版社社长皮钧结合该社2017年媒体融合的实践经历谈到,以前买书是为“书”(即载体)付费,并不是为“书的内容”(即知识)付费,现在随着技术的发展,出版机构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清晰地描绘出读者画像,这才使得内容付费成为可能;其次是业态成熟,选择更加多元。南京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副总编辑薛志红提到,当前的知识付费业态已相当成熟,不管是技术支持、产品形式还是商业模式,都给传统出版机构提供了多元化的选择;最后是消费者需求更多,市场空间扩大。中国青年出版社在2017年所做的一项调研中发现,青年人的精神消费已经完全超越了物质消费,一个青年人每天上网、读书、社交、看电影、旅游的时间都较以往增多了,意味着大众对文化产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多,这对出版业来说也是一个大的风口。

        挑战方面,思维定势、难于落地、用户深层需求把握不准,出版业的融合发展面临重重困难。思维定势方面,薛志红提到,传统出版机构存在不少惯性思维,在数字化转型发展的过程中,传统出版机构需要打破既有的惯性思维,要深刻思考、努力推动,积极争取各方的资源、力量和智慧,实现真正质的突破。难于落地方面,中国纺织出版社社长郑伟良表示,如何让出版融合真正落地是当前的一大挑战,中国纺织出版社在2017年就做出了具体的行动,一方面是在考核绩效方面进行引导,对编辑新媒体线上的收入实行15%的奖励,另一方面是加大编辑能力建设投入,积极推动传统的纸质编辑向现代的新媒体转型。用户深层需求把握不准方面,北京京师普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姜涛认为,2017年用户使用习惯的变化越来越大,传统阅读方式已经满足不了用户习惯。传统出版机构的优势更多集中在内容方面,如何把内容优势转化为让用户能够接受的形式至关重要,姜涛表示,怎样满足用户更加“刁钻”的使用习惯是需要出版机构重点关注的。

        保留传统优势,积极拥抱新技术 

        不难看出,出版业的融合发展已经从“大势所趋”转为了“火热进行中”,那么,各家出版机构究竟是如何看待传统出版和融合出版的关系呢?通过圆桌论坛的交流和碰撞,可以总结出,传统出版机构的普遍态度是保留出版社传统优势的同时,积极拥抱新技术,旨在促进出版业的融合发展稳步提升。

        认清核心竞争力,保留传统优势。关于核心竞争力,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编审龚莉认为,无论怎么发展,内容品质都是传统出版机构最核心的,务必要保证。皮钧则认为,在传统出版环境下,编辑如何能够发现好作品、打造好作品,这是最核心的部分。薛志红同样认为,对内容的选择判断能力是传统出版的核心竞争力。而(武汉)重点实验室总工程师、数传集团执行副总裁施其明却提供了不同的视角,他认为传统出版机构的用户资源才是核心的价值。

        积极拥抱新技术,促进转型升级。龚莉认为技术已经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以前很多人认为技术就是一个工具手段,其实它也会带来很多思维的突变,比如说现在说大数据,其实就是提供一种多维立体的思维角度,这正是技术带来的成果。此外,皮钧也提到,当前的核心技术更新迭代发展太快,传统出版机构在技术选择上也不能永远跟着别人后面,要不断推动新技术往前走,这也需要引起出版机构的重视和思考。

        转换思维,由表及里,推进深度融合。龚莉在研讨中指出,融合发展不仅仅指技术层面的融合,更是指机制管理等方面的深层次融合,有了这种融合变革,传统出版机构才能够真正学到融合发展的精髓。皮钧也表示,融合发展确实涉及到传统出版机构整体管理体制机制,包括顶层设计,都要做到相应的变革与调整。

        面对传统出版和融合出版的关系,各家都均表示要“两手一起抓”,兼顾既定优势的保留与融合发展的突破。除此之外,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经理李旭东提出了一个观点,传统出版机构在融合发展的过程中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结合自身优势和团队能力,量力而行。

        为编辑赋能,培养新型人才是关键

        在融合发展的这条路上,各社代表均认为更多的关注度应该回到编辑身上,通过各类培训积极为编辑赋能,打造一批新型出版人才是关键所在。那么,培养新型编辑的有效着力点都有哪些呢?

        首先是培养编辑变现的能力。龚莉认为,编辑感觉到培训对自己物有所值,有助于自己能力的提升,而能力提升的标志之一,就是通过劳动变现的能力。所以,出版社的考核以及对编辑贡献的评价中,变现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李旭东也表示,要让编辑感觉到,通过转型发展、创新发展、融合发展,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享受其价值,让其能够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他的创造是有价值的,而通过一般图书数字开发,编辑每天有一定的收入,这本身就是一种有力的培训和激励。

        其次是技术赋能培训。皮钧提出,编辑的眼光是编辑部或者出版社最重要的资产。融合发展的环境下,编辑要把从传统行业中发现的好东西,迅速碎片化、技术化,然后传播出去,所以,出版机构现在需要为编辑进行技术赋能,让每个编辑都能成为“技术特种兵”。龚莉认为,在技术赋能培训中,一套比较好的、方便学习的程序、平台、方式对编辑至关重要。郑伟良也提出,面向未来,出版机构要注重编辑全媒体意识的培养,使其价值最大化。

        最后是培养编辑的市场意识。郑伟良指出,各个出版社目前还是以纸质书的销售为主要业绩考核指标,但这两年营销渠道在发生深刻的变革,所以编辑需要了解现在的图书是怎么发出去的,而不是纯粹的埋头做书。皮钧也提出,编辑要密切了解最新的市场动态,要具备经营意识,他指出,出版机构应该服务于真的愿意读书的人,不要把精力花费在那些可能不读书的人身上,迎合他们的需求,而如何辨识出真正愿意读书的人,是编辑和出版机构需要借助各种新技术、新手段,同时辅之一严谨、科学的分析判断才可以做到的。(本文编辑:王谊秀)

  • 发布日期:2018-03-13 共1308 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