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书讯
  • 完全以个人的生命体验换来的一本小说
  • 浅析《生活别爆炸》
  • 来源:2018年5月24日 春风文艺出版社打印收藏
  •     《生活别爆炸》是于一爽出的第四本个人作品集,小说集是第三本,这本篇目最少,有三个中篇小说。三个中篇小说就存在一个问题,比如第一本《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里面小说特别多,还有两三千字那么短的,还有不到一千字的片段,第二本《火不是我点的》,字数上就均衡一些,篇目数也较为中庸,到了这一本,可以说都是有长度的小说。因此可以预测下一本是长篇小说。
       
        《西出阳关无故人》里有一种错位的关系,杨元是一个有老婆的人,但她感觉孤独,他和大学的女同学长期发邮件,而这些邮件有时显得很离谱,这些邮件可能并不表达他的生活状态和需求,他只是在做那么一件事,这件事变成了一种感觉,就是那个女同学说的“我慢慢开始有了一点儿不道德的感觉,而我的生活需要靠这一点点感觉维持。这种感觉忽隐忽现,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错”,而她和她的男朋友是这样的,“或者说这也是我们同居几年,我亲手造成的结果。无论他问什么,我都不想说。当我想说点儿什么的时候,我就给杨元写邮件”。这种错位看起来很容易纠正,他们彼此分开,回来各自爱自己的爱人。如果那样就都好了,都解决了。可是答案不是那样的,当女人到了阳关,一个人爬上了那个小土坡,“这个土坡后面简直成了地球上最黑暗的地方,有一种叫人心醉神迷的美。我忽然有了在劫难逃的感觉。”这个才是答案。在劫难逃。这个答案又回到了前面说的万物静止的悖论,有一个终点就在那里等着他。
       
        在《一九九七年的一家人》里,这个终点消失了,故事发生在那之后,回忆发生在之前,后来女孩的爸爸和妈妈没有离婚,女孩和黄小军也没有再见面。当黄小军离开京市,所有一切就都散掉了,好像整个世界都不再有什么意义。这可能也是阅读于一爽小说的一个方式,去找到那个静止的点,就像宇宙爆炸的那个临界点,在那个点之后,所有事都飞速离散了。而在那之前,记忆是那么清晰和缓慢,就像黄小军看到女孩在小便,那个瞬间被无限拉长,无限安静,就像他们用笔尖扎一个肉球,等着他哭或者不哭,那个时间被拉得很长,记忆里有一道光把记忆的阴影拖长,温和而缓慢,甚至还保持了尖锐。《一九九七年的一家人》可能是这本小说集里最优美的一个故事,或许是一个童话吧。或许是为了对应《生活别爆炸》那样一个漫长的访谈的下午,一个关于爱与死的无意义的访谈。所有人都长大了,所有人都不需要像那个孤独的杨元,要给一个远方的朋友发邮件。他们都有了更方便的对象去对抗孤独或者什么。其实并不是对抗,而是投降。这可能是这篇小说的一个主题,我举手投降了。杨元死了,对杨元的想象是,“也许已经变成了某种巨大的爬行动物随着日出即将出现在天边”。而对吕在的死,是就当没有出生过,而黄小军则彻底失踪了。只有输了才可以说是对抗过,所以吕在要死,否则他就只是那个说出“我X”的歌手,其实已经放弃了,放弃的意思不是说不想去对抗虚无,而是已经变成了虚无的一部分,是那些背景,都不重要的东西。从这个层面来说,《西出阳关无故人》是别爆炸,《一九九七年的一家人》是爆炸前,《生活别爆炸》是炸完了,一片废墟。
       
        也许这样解读于一爽的书,整个都是偏执的,都是偏颇的。但其实这些书读起来还是让人觉得有些难过的,因为小说里的那些人都不幸福,不是他们不知道珍惜,不是说他们就想过不幸的生活,因为要诚实的生活,对自己诚实。结果却是那个样子。而小说不负责说怎样过才能不变成那个样子。
       
        《西出阳关无故人》里有这么一段话:

        “要是谈庸庸碌碌,杨元啊,你能谈过我吗?我就是庸庸碌碌本人。听他这么说我觉得很难过,我想他应该做点儿什么,也让于梅活得好点儿。虽然在这个城市生活成本很低,也不应该通过写作寻找什么意义,但,这些邮件让我觉得杨元已经走得很远了,透彻只能毁了他。”
       
        我觉得这是一段让人很难过的话。或许你觉得这有什么好难过的。

     《生活别爆炸》/春风文艺出版社/于一爽 著/2017年8月出版/20.00元
     

  • 发布日期:2018-05-24 共509 人浏览